文章

不肖業者鑽漏洞 排放廢水避查緝

  • 列印
工廠廢水事件連環爆,引起社會關注,大愛新聞【放流悲歌】系列專題,帶您思索這個議題背後的歷史包袱,以及民眾應該如何守護我們的河川。今天第一集,我們從產業端和法規面來看,廠商規避查緝,讓執法單位防不勝防,但事實上,2005年通過的行政罰法,明確指出,政府溯及既往,追討不當利益所得,業者還可能犯上公共危險罪,能不能有效遏止違法,我們鏡頭就跟著檢警的腳步,追蹤彰化電鍍工廠,如何汙染河川及農地。 日月光工廠排毒鎳廢水,汙染高雄後勁溪,彰化十家電鍍工廠,私設暗管,把未經處理的電鍍廢水,排放到灌溉溝渠,汙染了彰化270多公頃農地。
大愛台記者 張澤人:「這些紅色液體,就是強酸性的電鍍水,電鍍業者把工業廢料,排放到這些大大小小的管線,再蓋上水泥、掩人耳目。」
埋在地下的暗管,從電鍍工廠、一路通到水源地。
大愛台記者 張澤人:「把水泥鑿開,就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暗管,業者把未經處理的工業廢水,直接排放到附近的灌溉溝渠。」
彰化農民 屈先生:「那條(灌溉)溝渠,(溪水顏色)有黑色,也有綠色,還有紅色,有五、六種顏色,稻子播種下去,還沒播種,就枯萎了。」
彰化十家電鍍廠,長期偷排含有高濃度的重金屬和氰化物廢料。
環保稽查員:「這裡面如果氰化物很多的話,它很酸,它會形成氰化氫、很毒。」
彰化農民 羅先生:「(汙染多久了) 二十多年了,這附近的溪流,都沒有魚了,什麼都沒了。」
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 蔡嘉陽:「這些暗管,他們通常會趁著晚上,或是大雨,去排放出來。」
地面上的「透地雷達儀」,把地底下、交錯綿延的暗管,一一偵測出來,再用怪手開挖截斷。檢警和環保單位查獲的、不只是排毒的暗管,還有數十個存放廢料的大鐵桶。
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 蔡嘉陽:「如果說今天天氣很好,沒有辦法偷排的時候,他們就存在他們的,大水桶裡面。」
有毒廢水,汙染彰化270公頃農地。
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 蔡嘉陽:「像農民,很多農地,他們都說是抽地下水來種稻子,為什麼也會受到重金屬汙染,我們強烈懷疑到底,是不是有可能,(電鍍業者)打入地下水層。」
目前檢警還未查獲深水井,稽查人員說:如果不肖業者真的把工業廢水,打入地下水層,汙水隨著水脈流動,追查困難,但對水源生態,是莫大危害。
從電鍍小廠、到日月光大廠,這些業者甘冒罰款風險,為何不依正常管道、處理工業廢水?
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 蔡嘉陽:「你要做一個好的廢水處理,你的成本是相當高的,所以在這種競爭,壓低成本的情況之下,這些業者單一他是,不可能,自己去做廢水處理的。」
不肖業者私排廢水,在以往,環保人員只對剛發現和未來的汙染裁罰,不會追究過去的違法行為,因此業者認為:穩賺不賠,愈晚被發現,賺愈多。但2005年通過的行政罰法,罰則大大改變。
中市環保局水質及土壤科長 江明山:「不受到水汙染法60萬元的最高限制,我們確認他(違法業者),實際違規的時間,跟我們發現完成,改善以後的這段期間,都可以去追溯,來去計算他的不當利得,進行裁罰。」
這五年內,環保署查獲28個重大汙染案,開出8.5億元不法利益所得的追加罰款,而現在,要向彰化4家排汙工廠,求償農地整治經費1.76億元,也要向日月光公司,索取上億元、來整治被汙染的後勁溪。除了巨額罰鍰,還以公共危險罪,把違法業者、移送法辦。
中市環保局水質及土壤科長 江明山:「他也涉及到水汙染防治法,第36條的規定,是處以刑事責任,採用新的裁罰方式,讓廠商明了,違法排放廢水,一定得不償失,因為美麗大地,不容任何人心存僥倖破壞。」
採訪撰稿:張澤人 攝影剪輯:歐陽光輝 (2013.12.30)
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